卷壹·此情成追憶  第二一章 我是梧夢你又是誰

章節字數:2308  更新時間:10-05-03 16:02

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(1最快,10最慢)

    回廊盡頭,一抹緋紅闖入梧夢眼簾,她放慢腳步,走到紅衣身邊,“鳳閣主,您叫小的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沒有事就不能叫你么?”鳳棲桐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當然可以啦!”似聽出他話語中的不悅,梧夢趕忙諂媚笑道,“鳳閣主日理萬機還能記得小的,小的不勝榮幸!”

    一口一個“小的”聽得鳳棲桐雙眉皺起,越發冷漠,“后天便是七夕,你且隨我左右,不許離開半步!”

    梧夢登時傻眼,隨他左右,不許離開半步?這人怎能如此霸道!

    “鳳、鳳閣主,小的七夕那天還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作甚?”嚴厲的口吻帶著不容反駁的威嚴,鳳棲桐這回是打定主意不放過梧夢。

    梧夢戚戚然,心中憤憤,就是下人,也是有尊嚴的,有自由的,有……一定權利的!

    “小的想點花燈!”梧夢壯著膽子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將不滿表達出來。

    鳳棲桐微笑,黑色的眼珠掃過梧夢惴惴不安的面頰,“放心,不會錯過放花燈的時辰!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,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
    梧夢萬般無奈,垂頭道,“是!

    這樣的回答令閣主大人十二分滿意,就此放過梧夢,叫她好好準備準備,今明兩日不必陪自己用膳。

    梧夢抹了抹額頭的冷汗,粗粗喘口氣,回到自己住的小屋。還沒走到門口就聽到屋內嘰嘰喳喳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說那翠花是什么來頭?為何鳳閣主、主上一個個都對她另眼相待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長得又不出挑,憶錦樓中比她好看的多的去了,憑什么受到這么好的待遇!”

    “你嫉妒什么?主上是怎樣的一個人,閣主是怎樣的一個人,你還不清楚么?他們會無緣無故對一個人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他們對翠花都別有所圖?”

    “噓——這我也是聽別人說的,翠花的身世不簡單哪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后頭,聲音輕不可聞,梧夢一屁股坐在屋外的窗臺下,怔怔看著天空,思緒萬千。

    李憶書、鳳棲桐對她好,有目共睹,雖然自己也隱隱覺得不太對勁,卻不料原來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別有所圖呵……

    梧夢癡笑,梧夢啊梧夢,就算你一無所有,不值一文,依舊有人不肯放過你。

    就是因為過去的那個身份地位么?

    敗了,早就敗了,就算別人認出又能怎樣?

    她是梧夢啊,五年前那個驕傲尊貴的少女,已化作一團白骨,葬于黃土之中。

    屋內傳出腳步聲,梧夢慌忙躲到墻角,見兩個丫環推門出去了,她才敢進屋。

    自己的床上,赫然擺著一件緋色的長裙。

    金鳳花一般的耀眼,裙擺綴著金銀色的碎花,藍紫色的彩蝶。

    一根金玉簪子壓在最上頭,簪子上雕著細紋,綴著珠花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梧夢突然覺得自己被人從頭到腳潑了一盆冷水,冰冷冰冷,刺骨的寒意扎入皮膚,扎進血液、骨髓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小夢兒,好看么?”身后的聲音再沒有驚到梧夢,她緩緩轉身,盯著門口的白衣男子,目光一點一點挪動,艱難而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”梧夢笑,笑得僵硬無比。

    李憶書撇嘴,“別笑了,笑得真難看!”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梧夢果然不笑了,問道。

    李憶書側目,視線落在門楣上,絲毫沒有要回答這個問題的意思,“在問這個問題之前,你不如想想自己是誰!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知道了么?”梧夢攤手,嘲諷道,“還用得著我再說一遍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李憶書點頭,“我想聽你親口承認!

    再多的猜測,再詳實的證據,都抵不過她的一聲承認。

    梧夢頷首,“好!

    黑黝黝的眼眸流轉著晶瑩的光澤,少女淺淺一笑,聲音清晰而飄渺。

    “我是姚夢錦!

    這個名字,在心底醞釀千萬次,說出口的剎那依舊忍不住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姚夢錦……夢錦夢錦,繁華似錦如夢,她以為會是一場美夢,殊不知,徹頭徹尾的噩夢一場。

    李憶書輕笑,鳳目狹長,水波滟漣,叫人心不由生出寒意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得一清二楚,卻裝作一無所知,靠近她,好叫她放下戒備,傻傻讓他在背后悄然無聲的盤查。

    李憶書一步步上前,一步步逼近,最后在離她三步之遙的地方停住,伸手,挑起她一絡額發,指尖來回揉搓,似在研究什么。

    “五年前姚夢錦應當是及笄之年將至,為何五年來從不見改變?你是人,是鬼,是妖,還是仙?”

    梧夢笑,任他把玩自己的發絲,“主上可見過五年前的姚夢錦?”

    “不曾!

    “那如何知夢錦未曾改變?”

    “二十歲的女子會是你這般模樣?”李憶書目光上下左右來回移動,嘲笑,“你這個模樣,說十五歲都沒人會信,頂多十三四歲!

    最后一句話落下,梧夢忽而覺得身心疲憊不堪,原來自己已有二十歲了……

    二十歲之前,最美好的年華,卻已不在。

    “主上會易容,難道小的就不會?”梧夢嘴上強詞奪理。

    李憶書瞇起眼,易容術不過是改變人的容貌罷了,便是最高等的易容,身形也無法變得如此相像,完全是十三四歲未發育的女孩兒。

    “那么讓我看看你的本來面貌!”說完李憶書便做出伸手要從梧夢臉上摘下什么東西的動作。

    梧夢驚愕,急急退后幾步,身子往后仰,道,“主上不可!”

    “為何不可?”李憶書沒有收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梧夢勉強穩住身子,腦筋飛轉,在指尖要碰觸面容的那一刻叫出來,“主上可愿意讓小的看到真容?”

    這句話效果立竿見影,李憶書的手在空中停住,很久,才一點一點垂下。

    他長長的睫毛遮掩住眼中的眸色,窗外的陽光照不完整個屋子,有大半邊隱沒在暗中。

    李憶書整個人似乎也要被陰暗吞沒。

    梧夢咽了咽口水,她不知為何,面容是李憶書一大忌諱。人們都說他相貌絕代傾城,與云海謝輕云比,不分高下,但見之者甚少,甚少。

    他喜以平凡的相貌為遮掩,獨獨那雙眼眸露出的驚艷遮擋不住。

    這一刻,梧夢恨透了江湖傳聞,若是不知那么多,或許她可以裝傻充愣,可以一笑而過。

    但流落市井街頭多年,半個江湖的傳聞都早有耳聞。

    包括那個謝輕云病重的流言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生歇息吧!”李憶書轉身快步離去,留給梧夢一個倉惶的背影,一道恍惚的聲音。

    梧夢傻愣,這一床衣衫發飾不帶走,留在這要她如何是好?

    側過身,彎腰,看著那件緋色衣裳,還有金玉發簪,看來準備這套衣飾的人對她過去的喜好極為熟稔。手指輕輕拂過衣襟、袖口,最后停在領口處,頓了頓,將衣裳迭起,用一塊干凈的布包裹好,塞到墻角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秘密,但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

打賞本章    舉報本章
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,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!
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
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
打賞查看
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
標題:
內容:
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
* 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。
* 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。

Copyright 2017 www.izzlmu.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。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反動、影射政治、黃色、暴力、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,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,請舉報,連城將立刻刪除!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,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關閉窗口
        
双色球斜跳号分布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