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宮闈驚變  第84章 生辰(二)

章節字數:2137  更新時間:11-04-20 21:37

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(1最快,10最慢)

    何凝露忙道:“小妹怎敢?只不過觸景生情,覺得和姐姐同病相憐罷了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呆了半晌,長嘆:“不錯,外人以為咱們姐妹有多么風光,其實也不過是兩只籠中鳥,恐怕只有一輩子關在這王府中,寂寞到死。”她拾起那把扇子,幽幽地道:“這團扇還有受寵于主人的盛夏,而咱們呢?”言下不勝唏噓。

    何凝露也覺得心底一片凄涼,正不知該說什么,忽而看到屋外的菊花,遂轉過話題道:“姐姐這院中的白菊開得可真美!”

    “就因為他愛白菊,我才費盡心機搜羅了這么多,卻從未見他踏入院中一步。”花想容自嘲地一笑,眉目間卻漸漸透出一種凄厲的哀感。

    何凝露一愣,勉強牽動嘴角笑了笑:“姐姐快別傷感了,今兒是王爺的生辰,姐姐打扮得漂亮些,何愁沒有受寵的一天?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轉到榻上的長袍,凝神一瞧,眼中現出驚艷之色:“姐姐這件長袍端的是巧奪天工,這么別致的圖案,虧得那些人是怎么想出來的!”

    提起衣服,女人沒有不動心的,花想容頓時展顏笑道:“這是‘錦繡莊’的手工,自然與別處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何凝露興奮地道:“姐姐快穿起來,讓妹妹瞧瞧,該是何等的傾國傾城!”

    “你別拿我取笑!”花想容啐了一聲,卻也忍不住換起衣服來。

    穿上這件絲袍后,她望著自己在鏡中的身影,也不由得一怔,心里涌上一陣狂喜。這件絲袍有著寬大的袖口和裙裾,襯得整個人說不出的輕盈飄逸,腰身卻收得很緊,更突出了盈盈不堪一握的纖腰。長長的裙擺上,繡著百花的圖案,雖然繁復,但全用銀線繡成,雅而不俗。更奇的是,那圖案還能隨著光線不斷變幻顏色,時淺時深,襯得整個人都變得迷離起來,既高貴圣潔,又帶著一種神秘的誘/惑。

    花想容怔怔地看著鏡中的自己,竟有了幾分恍惚。何凝露更是眼放異彩,喃喃道:“姐姐,你穿上這件衣服,天下的男人都要被你迷倒了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淡淡一笑,揮一揮長袖,擺了個動人的姿勢,舞蹈起來,正如驚鴻之翩翩,如明月之皎皎,低回處如輕風拂柳,急促處如回風流雪,一曲舞罷,竟然氣定神閑,不現絲毫疲態。

    何凝露忍不住擊掌,臉上俱是陶醉之色:“難怪人們都說姐姐是花國第一朵名花,果然名不虛傳!”

    這花想容曾是京城第一名妓,各大青樓每年都要舉行賞花會,邀請各青樓的當紅姑娘表演才藝,并公推幾位有名望的達官貴人進行品評,她曾經連續三年名列榜首,轟動一時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花想容眼中露出淡淡的悵惘,“‘五陵年少爭纏頭,一曲紅綃不知數’,那段日子的確快樂得很,只是跟了端王以后,就很久沒有這么歌舞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這般出色的人物,端王怎么舍得把你送人?”

    花想容臉上微微一紅,低頭道:“是我先對王爺動了心。那年中秋的晚宴上,端王讓我給在座的賓客獻舞,王爺也在席上,我一看到他,就、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。端王見我芳心暗許,當場便將我送給了王爺。”

    何凝露唇邊綻出一抹了然的笑:“原來如此,看來姐姐對王爺是一見鐘情了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羞澀地點點頭,忽又問道:“聽說妹妹原是國舅府中的歌女,不知為何也來到了睿王府?”

    何凝露微顯矜持之色,扭捏著道:“跟你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恍然道:“原來妹妹也——難怪,像王爺那樣的男子,天下女人誰不動心?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,他穿著一件白色的錦袍,束著明黃的腰帶,頭上戴著玉冠,說不出的高貴俊美,滿屋子的男人跟他一比,都如同糞土一般了。他面上帶著溫和的笑意,我當時就想,若能待在他身邊,天天看著這樣的笑容,就是少活十幾二十年,也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她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,臉上仿佛籠著一層淡淡的光暈,神情如癡如醉。

    接著她的目光一黯,旋即浮出痛苦之色:“可是我到了王府以后,整整三年,他卻……卻一次也沒對我笑過,和我說的話也不超過十句。”她緊緊咬住下唇,眼神漸漸多了一絲怨憤。

    何凝露嘆了口氣,垂下眼簾:“我雖比姐姐晚來一年,卻比姐姐幸運一些,王爺跟我說過的話一共有十二句半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句半?”花想容愕然抬眸,“這半句從何而來?”

    “他那句話只說到一半,就有事走了。”何凝露自嘲地扯動唇角,苦澀的笑容,如漣漪般在臉上泛開。

    花想容呆住了,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,半晌,方道:“人說睿王對女人最是無情,果真不假!”

    何凝露嘆息一聲:“誰說不是呢,就連大夫人,王爺表面上對她客氣,實則也冷淡得緊,除了府中的事,就沒見王爺跟她談過別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對她客氣,只不過因為她是他母妃為他選的人,看到母妃面上,總得敬她三分。”略帶諷意的笑,染上花想容精心描畫的黛眉,“他對我們冷淡,對別的女人卻也好不到哪兒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見得,”何凝露眼角微挑,不以為然地斜瞅著她,“他對剛來的那丫頭就好得不同尋常,簡直將她寵上了天,聽說這次大張旗鼓地慶生,也是為了討她的歡心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來歷不明的野丫頭,也想飛上枝頭做鳳凰?”花想容冷笑著,鬢旁翠華搖顫,閃著點點寒光,“王爺對她不過是一時新鮮,過不了多久就會將她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怎知王爺的打算?”何凝露好奇地望著她,水眸微沉,隱隱似有星點一閃。

    花想容一怔,自知失言,忙干笑著掩飾:“我也是瞎猜的,想那丫頭身份卑微,王爺怎會娶她?老住在府中也不像樣,自然要打發她嫁人。”

    她情急之下胡謅了幾句,卻沒想到自己過去的身份比那丫頭更卑賤,何凝露淡淡一笑,也不道破,另找了些閑話來說。

    沙漏中的細沙慢慢流走,一抹金暉將紗窗周圍涂成淡淡的橘紅,黃昏已至,晚宴即將開始。二人重新梳洗完畢,便攜手慢慢朝花園走去。

    

打賞本章    舉報本章
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,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!
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
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
打賞查看
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
標題:
內容:
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
* 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。
* 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。

Copyright 2017 www.izzlmu.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。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反動、影射政治、黃色、暴力、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,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,請舉報,連城將立刻刪除!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,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關閉窗口
        
双色球斜跳号分布图